当代界画第一人:惊世奇才画100年前的江南赶超

发布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0-30 00:34 浏览次数:

  这位是张孝友先生,他是央美毕业的专业画家,也是清华美院的教授。张孝友先生是在江南出生的,所以对江南有非常深厚的感情,就像吴冠中先生总是画江南水乡一样,作品中都带着鲜明的不可断裂的故乡情结。

  张孝友先生早年间是学西画的,和著名油画大师靳尚谊是同学,后来逐渐开始工笔画,以山水画居多,并且白描也很厉害,他的佛教人物画还被国外的美术机构收藏。除此之外,张先生的界画可谓该领域的领军者,往往画面长而宏阔,内容繁盛而精细,人物多而复杂,工笔中融入西画的技巧,使得作品拥有独一无二的张氏气质。

  这是张孝友先生最为影响深广的一幅2米多长的画卷《南乡旧梦图》。这幅画是张先生把自己脑海里的100年前的民国时期江南呈现于大家面前。画中市井热闹非凡,熙熙攘攘的人潮,以及各种市井行当,可看出当年的江南社会盛况,足可以成为一种历史考据。

  这幅《南乡旧梦图》,画出了江南水乡的日常场景,和清明上河图相比较,其意境上竟是如此相似,有人说画得甚至比清明上河图还完美,还精致。

  我们看画中的细节截图,张孝友先生是在向宋代古画致敬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他的画面布局是采用了宋代的全景拉长式结构,就像我们拍照时使用的全景拍摄一样,把视线中所有的物体都框进画面当中。

  《南乡旧梦图》的画面中有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店铺门廊,花草树木,砖石瓦砾,河流船桨,男女老小,大到楼宇,小至食物,全都紧密细腻铺排有致。尤其在人物的勾勒上,西画特点渗出,加之古典秀美的江南风貌,实在有十分奇异的视角效果。

  背景色泽浓郁,远方的景物明亮中透着朦胧,也是有明显的西画感觉。近处的事物却笔触清晰,“刀刀见骨”,细致得令人惊讶。

  尤其这个偏隅,小楼上几位女子在刺绣,一边倚在美人靠上闲谈。那屋顶的瓦当与雕刻也是一门艺术,那楼前的树枝树叶,那楼下的蔷薇花架,以及桌椅、博古架、绣品、茶杯茶壶、瓶花、窗棂、招牌、甚至远处的茶客,无一不显示出张孝友先生的精工精神。

  张孝友先生研究工笔的同时,是探索到了界画的领域。什么叫界画呢?据专业人士介绍,界画简单说来就是表现亭台楼阁等建筑物的画作,它使用的最关键的道具就是界尺,用界尺画线以求建筑物的整齐。

  然而我认为张孝友先生的部分画作也并没有使用界尺的痕迹,比如这些山水画,气势险峻中却又有婉约秀美的一面,其中的房屋,是不需要界尺来测量的。

  在北宋,建筑学家李诫的书中曾出现过“界画”这个词语,证明界画其实也属于建筑美学范畴。而界画非常难学,它要求精密,精准,精细,精到。很少有雅士墨客愿意在这个领域上一展身手,因为实在是太磨砺人的心志,太伤神费力,太浪费时间了。

  但张孝友现身却为了界画而埋头苦练,最终成就了宏伟大气的杰作,成为了现当代国内的界画宗师。

  前面也介绍过了,除了界画,张孝友先生在佛教画、尤其是敦煌壁画方面也是非常厉害的人物,我们看他的观音图,线条流畅,色泽明丽,似乎重现了当年敦煌壁画的那种艳光四照的感觉,但人物却又沉稳矜持,带着慈祥的母性,或者说是普照人心的圣洁之感。

  有央美专家说张孝友绝对能够称之为当代张择端,他的界画,就拿这《南乡旧梦图》来说,跟清明上河图相比较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这种说法是不是有点夸张?你若有异议,欢迎讨论。


上一篇:把界画推向艺术巅峰的张孝友    下一篇:极简艺术史:用绘画工具来命名的界画